肉体才是人的神殿

村上春树青豆擅长做肌肉按摩。在体育大学里,她在这方面的成绩比谁都好。她把所有骨头和肌肉的名字都刻在了大脑里,熟知每一块肌肉的作用与性质、锻炼方法与维持方法。肉体才是…

西风不识相

三毛我年幼的时候,以为这世界上只住着一种人,那就是我天天看见的家人、同学、老师和我上学路上看到的行人。后来我长大了,念了地理书,才知道除了我看过的一种中国人之外,还有其他…

平凡最难

林清玄与几位演员在一起,谈到演戏的心得。有一位说:"我喜欢演冲突性强的人物,生命有高低潮的。"另一位说:"怪不得你演流氓演得好,演教师就不像样了。"还有一位说:"每次演悲剧就感…

核桃酪

梁实秋玉华台的一道甜汤核桃酪也是非常叫好的。有一年,先君带我们一家人到玉华台午饭。满满的一桌,祖孙三代。所有的拿手菜都吃过了,最后是一大钵核桃酪,色香味俱佳,大家叫绝。先…

洗澡

阿城中午的太阳极辣,烫得脸缩着。半天的云前仰后合,被风赶着跑,于是草原上一片一片地暗下去,又一片一片地亮起来。我已脱下衣服,前后上下搔了许久。阳光照在肉上,搔过的地方便一条…

要求特别多的餐厅

宫泽贤治两个年轻的绅士,从头到脚一身英国士兵的装束,肩上扛着亮晶晶的猎枪,身后跟着两只白熊一般大的猎狗,走在深山小径,踏着沙沙作响的落叶,边走边谈着话。“整个说来,这一…

命运

刘慈欣我们是在距地球180万公里处发现那颗小行星的,它的直径约有10公里,呈不规则的椭圆形。它缓缓地转动着,表面的许多小切面反射着阳光,像是一眨一眨的眼睛。飞船上的计算机显…

茶干

汪曾祺家家户户离不开酱园。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,倒有三件和酱园有关:油、酱、醋。连万顺是东街一家酱园。他家的门面很好认,是个石库门。麻石门框,两扇大门包着铁皮,用奶头…

借火柴

斯蒂芬.巴特勒.里柯克你或许以为在大街上向人借火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儿。但任何一个曾在街上向人借过火柴的人,都会向你保证那决不是件容易事儿,而且在听了我几天前的傍晚的…

不要把黄连掰碎

毕淑敏早年间我当兵在西藏阿里,冬天大雪封山,零下几十度的严寒,断绝了一切和外界的联系。我们每日除了工作,就是望着雪山冰川发呆。有一天,闲坐的女孩子们突然争论起来,求证一片黄…

温暖是一种小确幸

庄雅婷我的师兄李海鹏曾经写:“陈丹青先生第一次去美国,大吃了一惊:街上的年轻男女,人人长着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!我猜陈先生忘了说一句话,就是那还是一些不准备欺负别人的脸…

也说烤鸭

梁文道前阵子在北京,接到《饮食男女》的记者的口讯,说是要问北京烤鸭的事。也真巧,当时我正在路上赶去大董赴宴;而大董以烤鸭起家,那一顿想必少不了这看家名菜。可是老实说,我对大…

我们心中的蛀虫

连谏父亲去世后,遗嘱里把财产分割得很公平:房子和房子内的一切给我,和房子等价的存款留给了妹妹。办完丧事,我们开始收拾房子。妹妹在书房里找到了一只旧皮箱,她抬眼看我,眼神复杂…

青虫之爱

毕淑敏我有一位闺中好友,从小怕虫子。不论什么品种的虫子都怕。披着蓑衣般茸毛的洋辣子,不害羞地裸着体的吊死鬼,一视同仁地怕。甚至连雨后的蚯蚓,也怕。放学的时候,如果恰好刚停…

回家

龙应台三个兄弟,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这回摆下了所有手边的事情,在清明节带妈妈回乡。 红磡火车站大厅里,人潮涌动,大多是背着背包、拎着皮包、推着带滚轮的庞大行李箱、扶老携幼…

地窖

吉.塞斯勃隆国王将他的一个决定公布天下:每月要出宫一次,进入寻常百姓家,并和他们共进晚餐。朝廷的反对派立刻对国王的这种做法加以评论。国王无论干什么,反对派准会发表点攻击…

饥饿艺术家

卡夫卡饥饿表演近几十年来明显地被冷落了。早些时候,大家饶有兴致地自发举办这类大型表演,收入也还不错。可是今天,这些都已毫无可能。那时的情形同现在相比确实大相径庭。当时…

喜欢与爱

史铁生说真的,我并不喜欢我的家乡,可扪心而问,我的确又是爱它的。但愿前者不是罪行,后者也并非荣耀。大哲有言,“人是被抛到世界上来的”,故有权不喜欢某一处“被…

小狗包弟

巴金一个多月前,我还在北京,听人讲起一位艺术家的事情,我记得其中一个故事是讲艺术家和狗的。据说艺术家住在一个不太大的城市里,隔壁人家养了小狗,它和艺术家相处很好,艺术家常常…

表白的快意

冯骥才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:一个是外在的、社会性的、变了形的;一个是内在的、本质的、真实的自己,就是心灵。两个自己需要交谈,如果隔绝太久,最后剩下的只是一个在地球上跑来跑去…

我是为你好

张小娴“我是为你好。”是我们常常用的借口。我们不会为不相识的人好,不会为邻居好,也不会为一位泛泛之交好,我们只为我们所爱的人好。因为出发点是如此崇高,于是我们…

如果合适就结婚吧

艾小羊年轻时,很容易被“我们很相爱”感动,慢慢经历了一些事情,对于相爱这事儿多少存了一点疑心。如今,倘若一对男女决定在一起,我更希望听到他们自信满满地说,我们在一…

赶时髦的人

星新一只要时髦,全都喜欢,这是艾尔先生的性格。因为富有,他的这种爱好大都能够得到满足。博览会一开幕,他头一天就要去。电动赛车一问世,他立刻买来坐着兜风;普通人乘用的民营宇宙…

爱情故事

余华一九七七年的秋天和两个少年有关。在那个天空明亮的日子里,他们乘坐一辆嘎吱作响的公共汽车,去四十里以外的某个地方。车票是男孩买的,女孩一直躲在车站外的一根水泥电线杆…

与人为友

亦舒有些人生气时.会发誓不再与人类做朋友,情愿接近狗与猫、花与草、山与水。不知道会不会太偏激。人与人相处,自古是一项艺术,人之中当然有坏人有奸人、有恶人!也有种特别爱占小…

南北的点心

周作人中国地大物博,风俗与土产随地各有不同,因为一直缺少人纪录,有许多值得也是应该知道的事物,我们至今不能知道清楚,特别是关于衣食住的事项。我这里只就点心这个题目,依据浅陋…

塘栖

丰子恺夏目漱石的小说《旅宿》(日文名《草枕》)中,有这样的一段文章:“象火车那样足以代表二十世纪的文明的东西,恐怕没有了。把几百个人装在同样的箱子里蓦然地拉走,毫不留…

迷信与邪门书

王小波我家里有各种各样的书,有工具书、科学书和文学书,还有戴尼提、气功师一类的书,这些书里所含的信息各有来源。我不愿指出书名,但恕我直言,有一类书纯属垃圾。这种书里写着种…

列车上的逃犯

霍克费希小姐坐火车去苏格兰的爱丁堡看望自己的父母。晚上,大多数乘客进入了梦乡,车厢里渐渐安静下来,费希也闭上眼睛,打算小睡一会儿。突然,她感觉到自己的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…

一个窃贼的坦白

伍迪.艾伦(以下内容节选自即将出版的弗吉尔.艾夫斯的回忆录,他因为犯多种重罪,正在服连续4个99年刑期的第一个99年。艾夫斯先生计划出狱后从事儿童教育工作)我当然偷东西,干吗不…

荒唐的工作

黑井千次“喂,你打工吗?”K子出了车站检票口由地下通道向商店街走时,从柱子后面的阴暗处闪出一个女人突然问道。她个子很高,身着黑色长礼服,斜披着一条紫色大围巾。&ld…

一样一句

亦舒说话真有好听难听之别。最普通的例子是,英国人从来不说“你听不听得见”,而讲“我语气是否清晰”,客气与不客气差了十万八千里。一样一句话,负面说法是…

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

博尔赫斯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?我给你贫穷的街道、绝望的日落、破败郊区的月亮。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。我给你我已死去的先辈,人们用大理石纪念他们的幽灵:在布宜…

老舍先生

汪曾祺北京东城丰富胡同有一座小院。走进这座小院,就觉得特别安静,异常豁亮。这院子似乎经常布满阳光。院里有两棵不大的柿子树(现在大概已经很大了),到处是花,这些花都是老舍先生…

抱孙

老舍难怪王老太太盼孙子呀;不为抱孙子,娶儿媳妇干吗?也不能怪儿媳妇成天着急;本来吗,不是不努力生养呀,可是生下来不活,或是不活着生下来,有什么法儿呢!就拿头一胎说吧:自从一有孕,王老…

为什么

安伯托.艾柯香蕉为什么长在树上?因为如果它们贴着地面生长,将会立刻成为鳄鱼的美餐。汞为什么叫”汞“而不叫“铀”?因为倘若汞叫铀,那么铀就要改称阿莫迪…

邱岳峰

陈丹青我早想写一点关于邱岳峰的文字。可是写他的什么呢?照现在的说法,他是“媒体名流”。可是一位六七十年代的配音演员,再有名也是隐身人。他没有了,活在我们的&ldq…

女人的猫性

佚名我的一个女友下班,遇到下雨,太冷了,她发短信让男朋友去送衣服给她,男友打游戏拒绝了。这件事让她郁闷了两天然后气消了,虽然是件小事,不会影响两人以后,但是她说,以后下雨天她一…

学生的妻子

雷蒙德.卡佛他在给她念里尔克,一个他崇拜的诗人的诗,她却枕着他的枕头睡着了。他喜欢大声朗诵,念得非常好――声音饱满自信,时而低沉忧郁,时而高昂激越。除了伸手去床头柜上取烟…

大风

阿城一老吴最喜欢的一条毛主席语录是“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,共产党就最讲认真。”老吴想过,很对。编了四十年刊物,凡经我手签发的文章,从来没有错漏,靠的就是认真。愈…

怎样听戏

詹姆斯.瑟伯我所认识的写剧本的人,几乎个个都想读戏给我听,而且真的会读给我听。我不知道他们干吗要选中我,读给我听,事实上我是个很糟糕的听众,美国最糟糕的听众之一。我总是在…

小园中

里尔克一个人有时会产生各种莫名其妙的想法……就譬如说昨天吧。当时我又和露西夫人并排坐在她家别墅前的小花园里。年轻的金发夫人沉默无言,一双目光深沉的大眼…

走钢丝的演员

卡夫卡有一个走钢丝的演员,准备要在高空尽情展现他的绝活了。他要挑战的是一条相当长的钢丝,可甚至连他自己也说不准啊它有多长;他只能看到终点处模糊的轮廓,所以无法目测远近。…

月亮的距离

伊塔洛.卡尔维诺据乔治·H·达尔文先生所说,从前月亮曾经离地球很近。是海潮一点一点把它推向远方的:月亮在地球上引起的海潮使地球渐渐失去了自身的能量。&ldquo…

包容的世界和偏执的人

文/德鲁伊前几日,见了一个妈妈写的帖子,大致是说自家的男孩子,因为早恋。初中的优等生,到了高中不仅成绩崩盘,甚至开始离家出走,巴拉巴拉的。我有点恶作剧的回帖说,“没弯就挺…

关于善,关键是:你想不想

文/金鱼的水这里有几个关于善的小故事。第一个。有一个莽撞的小和尚,不小心撞坏了老和尚最喜爱也最下功夫的一盆兰花。小和尚惶恐不安,而老和尚并未责怪他,还安慰他说,自己养花…

你在为谁、为什么事生气?

文/丁忆坤01如何迅速判断一个人是不是loser?答案很简单,看他生气的对象,看他烦恼的来源。好比判断一个人的层次,要看他对手的层次。蚂蚁金服暂缓上市,马爸爸这几天会不会生气呢,他…

没事多看书,人穷多挣钱

文/丁忆坤01周末在家带孩子,抽空也能翻几页书,读的书不需要太集中注意力,也不用动脑筋,我把戴尔.卡耐基的《人性的弱点》读完了。这本书买回很久了,我一直认为这种畅销书可读可不…

生命终归不过是一场聚散

文/廖超国洪荒的大自然孕育出神奇生命,从此,大自然便热闹起来。于是,这世界因神奇的生命更显神奇。神奇的生命充满生机和活力,给世界带来生长和改变。因为有了生命,世界变得灵性…

人生要攀登“两座山”

“越过山丘,虽然已白了头。喋喋不休,时不我予的哀愁。还未如愿见着不朽,就把自己先搞丢。”《山丘》是著名音乐人李宗盛2013年发表的歌曲,也是第25届流行音乐“…
 1 2 3  ››
返回顶部